首页>正文

实时热点

换一换

网友还在搜

私人订制热点资讯
关注国搜官方微信

一宿舍6人全部考博成功 青农大学霸宿舍是如何练成的

核心提示:简单的服饰,朴素的面庞,初见他们,一阵“理工男”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除吃饭睡觉所有时间都在实验室

全宿舍同学三年只一起吃过一顿饭

谈女友的方式就是带去做实验……

看全员6人考博成功的青农大“学霸”宿舍是如何练成的

简单的服饰,朴素的面庞,初见他们,一阵“理工男”的气息扑面而来,这就是青岛农业大学化学与药学院东苑19号楼107宿舍的6位学霸研究生带给人们的第一感觉。在这看似普通的面孔背后,却有一颗强大的内心,强到足以用三年的时间共发表了23篇文章。其中一区一作5篇,二区一作11篇,影响因子总计达88.013,单篇影响因子最高9.125,每个人影响因子总和均接近或大于10。在今年,六人齐齐获得了攻读博士学位的机会。

其中,李春是宿舍的科研带头人,成功申请到国家留学基金委资助(资助金额55万人民币),成为国家公派留学人员,将被派往世界排名107的德国卡尔斯鲁厄理工学院攻读博士学位;许洪玮,被世界排名156的韩国汉阳大学录取为博士;张原原,被韩国釜庆国立大学录取为博士;曲少奇,被中国农业大学录取为博士;朱帅与王传锋共同被华东师范大学录取为科研助理。此时谈笑风生的他们,背后所有的辛勤付出都是那么值得和珍贵。

科研是快乐室友是榜样

6月21日,记者在青农大东苑19号楼107宿舍这间普通甚至有些简陋的宿舍见到了六人。他们告诉记者,一路走来,他们经历了很多,一如其他学生一样,在读研的路上不停止地探索,走得越深,就越不能割舍对化学的热爱。“最开始读研究生的时候我就对自己有规划,那就是进入大学当教授,做教书育人的工作,做自己喜欢的科学研究。”李春回忆道。而随着时间推移,他渐渐发现,这条路和他原来想的不太一样,研究生的生活要耐得住寂寞,要下得了功夫,更要随时准备面对一次次的失败。在科研的道路上,他们也曾有过有放弃的念头,也有过低沉郁闷的时候,但每当想要退缩的时候,宿舍其他同学的科研干劲又激发了他们前进的动力,彼此相互扶持和鼓励,能够坚持是最宝贵的财富,他们共同怀揣信念走过三年。

“春哥(李春)年龄最大,也是我们中最勤奋的,每天早上5点多就起床去实验室了,”许洪玮说:“看到他那么努力,我们也都觉得自己也不能落下。虽然我们宿舍相互之间语言交流比较少,但我们就是这样相互用行为不断‘刺激’下一起进步的。”

王传峰:“对我而言做实验不是一个枯燥的事情,而是一个寻求快乐和兴趣的一个过程,我产生一个想法,在实验室把这个想法实现出来,这其中的过程和结果都会给人带来快乐。这就是动力之一。读博是对自己价值的提升,对国家希望做出自己的贡献。”

每天除吃饭睡觉都在实验室度过

“除了在宿舍睡觉和在食堂吃饭,我们每天最少12小时到14小时是在实验室度过,生活已经成为习惯,”早上5、6点出门,晚上11点之后回来,每天宿舍实验室两点一线的生活成为了他们的一切。除了他们自身对化学的一腔热血引领着他们前进之外,导师也给每个人带来了巨大的帮助,无论是在思想上指引他们的方向,还是在研究方面培养他们对化学的兴趣,对于他们都是一笔笔财富的积累。朱帅说道:“每个科研人员都会有一种对于国家的情怀,不仅体现在对化学的热爱,而且是对科研梦想的不抛弃不放弃,最终研究出对社会有帮助的东西。”正是这份不能磨灭的热情支撑着他们每日早出晚归不觉苦。

“我们承认我们并不是很聪明,但是我们勤奋。”朱帅打趣地说道。他们笑着说在过去的三年里,几乎每天实验甚至直到凌晨一点,一天能有七八个小时睡眠时间便非常满足。他们对平时的周末和假期没有太多概念,宿舍里问的最多的问题是“今天是周几”,而在这三年里,他们除了过年前后几天,也很少老家。曲少奇提到,去年过年,他只在家住了5天就赶回来做实验了。

他们似乎已经把做实验当做生命的一部分,每天清晨睁开眼的第一件事是实验进程,晚上睡觉前的最后一刻想到的也是化学实验,习惯了实验室里充斥的药品的味道,习惯了实验室玻璃仪器碰撞发出的清脆声响。决定考博之后,他们付出的,更是比别人多百倍甚至千倍的努力。

在实验室里谈恋爱 感到科研就像“桃花源”

说到恋爱问题,几位小伙表现出了羞赧的一面。而面对几乎整天泡在实验室的生活,他们是如何解决工作时间和恋爱时间上的矛盾呢?朱帅笑着说:“最简单的策略呢,就是在实验室里谈恋爱。想不耽误实验的时间,我就会叫我的女朋友去实验室,帮我们做一些简单的实验,这样就可以把时间安排好啦。”面对室友的哄笑,朱帅也是嘿嘿一笑。“这个也是可以的啊,而且也是对她们专业知识的一种补充学习,我们可以一起共同提高嘛。”

朱帅提到,每天早出晚归的实验生活已经成为习惯,反而不觉得苦累,“做实验就像平时吃饭拿筷子一样,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。当初在这个专业入门后,就如同《桃花源记》里讲的感觉一样’豁然开朗‘,让我感到这个领域有很大作为的空间,随后就自己设计一些想法并实现了,这也更加激发了我们的兴趣,让我们更大胆地深入研究。我们同时也了解了我们的祖国虽然很强大,但在我们接触到的某些领域还有落后的地方。我们除了自己的兴趣,还有点‘小情怀’,希望借此激励自己和他人前进。”

最后一次打游戏是5年前 全宿舍三年里只一起吃过一顿饭

对于科研之外,他们6人坦言很少娱乐。张原原称,他们很偶尔的放松也基本都在实验室里完成,内容上一般就是听听音乐什么的。“吃饭的时候也会刷刷微博,看看微信,”年龄最小93年的王传峰和徐洪伟说:“记得最后一次玩网络游戏时当年本科大二的时候,还是我们俩一起去的,从那以后就再没玩过了。”而他们同窗同住了3年的兄弟,却连吃饭也很少一起,在这三年里,只聚过一次餐。他们告诉记者,因为过几天他们就要毕业离校了,正商量着要不要聚一次餐,结果却因大家继续忙着做实验,定不下来。

记者称幸好没有爱玩的人来宿舍影响他们学习生活,许洪玮笑称“我们不会被影响的”,因为“我们会把他赶出去”!他们6人告诉记者,他们虽然平时交流不多,但兄弟情谊却不浅,过段时间就要各奔东西了,今后只要在研究领域有任何需要和沟通,只要一个电话就够了。然后彼此祝福对方每一个人,在今后各自领域的“桃花源”取得更大成就。

此内容为优化阅读,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。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。8610-87869823】 产品建议与投诉请联系:jianyi@chinaso.com
文章关键词:
责任编辑:边辑

实时热点

换一换

私人订制热点资讯
关注国搜官方微信

网友还在搜

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
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