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正文

实时热点

换一换

网友还在搜

私人订制热点资讯
关注国搜官方微信

石头屋 是这六百年淄博古村中最大的宝贝

核心提示:从淄博中心城区驱车,绕过众多的山间小路,曲曲折折,要两个多小时才能到达位于淄川区东部大山深处的上端士村。

从淄博中心城区驱车,绕过众多的山间小路,曲曲折折,要两个多小时才能到达位于淄川区东部大山深处的上端士村。这是个以石头屋而出名的小村子,单调而笨拙的石头,被村民源源不断从山上开凿、搬运,它们不仅建造了遮风避雨的房屋,也积淀着村子古朴厚重的风土人情。

安静、淳朴是上端士村给记者留下的第一印象,任何外人的进入都是多余的,走在巷子中,能明显感觉自己与村子格格不入,仿佛一不小心就破坏了村子的和谐与宁静。

村民李宗立是土生土长的上端士村村民,今年69岁,说起村子的历史,他总能娓娓道来。据其介绍,上端士村始于明朝,距今已经有600多年的历史。石头房在明朝时期就有,最开始叫做椴树村,因为村子周边的山上有很多巨大的椴树,几乎遮住整个村子,后来取谐音叫上端士村,邻村叫做下端士村。

上端士村位于淄川区太河镇,位于淄水两畔,与青州、沂源、博山、临朐四区县交界,淄博市最大的水源保护地——太河水库坐落于境内,太河镇也是淄博自然风光最优美、环境最好的乡镇之一。

最先,村子里没有姓李的,明朝时候,李姓兄弟俩从河北枣强县迁徙到上端士村,但李家前三代都是单传,到了第四代,李家才生了四个儿子,分出了四支。从此以后,李家才逐渐兴旺起来,现在村子里只有两家姓韩的,其余全是李姓人家。

现在村里保存着200多间石头房,有些屋顶已经坍塌,有些早已经没人居住,只有少数老人还住在石头房子里。但这些石头屋却矗立几百年,以前为村民遮风挡雨,现在更像慈祥的老者,守护着村子的安宁。

上端士村周边都是高山,村子内的巷子也是曲曲折折,上下起伏,多数石头屋也是依据地形而建。这种石头房构造简单,四周墙壁用石头垒起,屋顶用的当地的麦秸,石头之间只用黏土简单黏合,房屋内墙用黄土涂抹,起到密封和装饰作用。墙面有半米多厚,冬天可保温,夏天晒不透。当地村民说,不管是春夏秋冬,在村子里晚上都要盖被子睡觉,一年四季平均气温要比城市低5℃左右。

如今淄川东部的很多地方,都建有这种石头房,这其实与当地的地形地势分不开。上世纪90年代开始,村里人盖房子才逐渐使用砖瓦。但村民对老房子依然有浓浓的感情。

走在村子的巷里,总能感受村子的静谧和厚重,石板路被踏磨得光滑锃亮,一级级阶梯,一块块石板,仿佛是一页页书籍,经历着村子的风雨,也记载着村子的历史。

李半仙的传说最为当地人津津乐道。李半仙是一名乡村医生,经常到处给人看病,还能给人看风水、预测风雨,据传村里的很多果树都是李半仙培育的。此外,他还能预测当年什么粮食能丰收,所以可以指导村民进行合理种植,很受当地人喜欢。

村里的老人说,李半仙确有其人,但是至于李半仙是不是上端士村人,至今也无法考证。后来,李半仙被神化,村民说,李半仙娶了个狐仙,经过修炼后无所不能地给上端士村做了不少好事,现在村子里的玄武庙据说就是为了纪念李半仙所建。

李半仙的传说亦真亦假,但是反映了村民单纯而又虔诚的信仰,以及对神灵的敬畏。

李武举的传说,更是扑朔迷离。相传李武举是一名举人,中了官,在去河南赴任的路上,母亲去世,只能返回家守孝,因此官也没做成,只能返乡。

关于李武举的故事,村里老人说,李武举曾为百姓办过不少好事,为官时公正清明,断案如神,只因后来在编着《王定保借当》时,将其描绘成反面人物,实为剧情的需要。

如今,在村子一棵古槐树旁边,有一座“武举楼”,高十余米,是一座两层的石楼,现在楼顶已经坍塌,只保留着四周墙壁,据说是吕剧经典曲目《王定保借当》中李武举的居所。

据资料介绍,武举楼是四柱框架式砖木结构,至今墙壁上的六棱墙砖依然清晰可辨。没有精美的砖雕和石刻,但门楼尺寸和规格明显高于村里的其它门楼。

此外,上端士村周围的山上有不少庙宇,圣人庙、关帝庙等,有的是为祭奠先人,有的是祭奠大自然,由此可以看出当地人对自然神灵的敬畏,而也正是这种敬畏,让当地人不去破坏山上的一草一木,始终与自然和谐相处。

此外上端士村也出了不少名人,李宗棠是清朝的进士,李子荣和李子华都是着名的书画家。

上端士村还是有名的长寿村,现在村子里以老人居多,80岁以上的有20多个,村民喝的是山泉水,吃的是自己家种的菜,所以很健康。村民也都继承着健康的作息习惯,早上很早就起床,晚上娱乐项目少,很早就睡觉,在农忙时节,村民早早就起床去山上干点农活再回家吃早饭。

村民之间也保留着单纯的邻里关系,一家有事情,全村去帮忙,盖房子根本不用花钱请工人。当地还保留着特有的“送小饭”习俗,一家有婚嫁的,其他村民都会做些面条或者水饺送去,以表示庆祝。

李恒花今年88岁,是村里最年长的老人,别看年纪大,但是现在还能上山干农活,还能走上3公里去赶集。记者见到李恒花时,她正在村子的空地上晒太阳,剥杏仁,她说住惯了石头屋,哪也不去。

听说能上报纸,老人家很兴奋,看到记者要拍照还特意整理了衣服。之前,中央电视台到淄川拍摄纪录片,老人家也出镜了,这一下子成了全村的名人。

“村子最值钱的就是这些老房子,如果没有这些老房子,村子也就失去了它原有的价值和灵魂。”村支书李春敬说。

如今村子每年都会吸引众多的学生和艺术家前往写生绘画,村子已经开始开发搞旅游。李春敬告诉记者,石头屋就是村子的宝贝,要开发旅游,必须先保护好古村子,要保护好这种最古朴的原生态。“必须按规律开发,上端士村最有价值的就是这种原生态的东西,开发旅游其实是为了更好地保护,也是为了村民过上好日子。”

人总是走得太远而忘了是为啥出发,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那些住惯了楼房,习惯行色匆匆的人们走进村子,徜徉在石板小路,或许真的能体悟道理,参透人生,找回最初的自己。

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,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。

此内容为优化阅读,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。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。8610-87869823】 产品建议与投诉请联系:jianyi@chinaso.com
文章关键词:
责任编辑:边辑

实时热点

换一换

私人订制热点资讯
关注国搜官方微信

网友还在搜

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
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